推薦
二月 19, 2016 posted by Fred, Fan

在營地重獲孩子的天性

在營地重獲孩子的天性

舉家移民至加拿大,原因之一就是孩子的教育問題。中西方教育理念存在差異,所以要融入這裡的教育體系,就需要不斷調整我們習以為常的教育方式。

家長說:

尋得其所需,而非我所盼

一直想了解安省的夏令營,之前看到大紀元雜誌社出版的《夏令營指南》,裡面介紹了加拿大傳統的夏令營,覺得如魚得水,不但認識到夏令營是加拿大教育體系的一部分,更了解了這邊很多營地的概況,自然很想讓孩子去體驗一下。但是,營地很多,究竟參加哪個呢?即使把范圍縮小女兒特別喜歡的騎馬項目,加上希望是女生住宿營,也還是選擇眾多。

于是我們不但參加了雜誌社每年3月舉辦的「夏令營展會」,與安省一些頂尖的營地負責人面對面的交流外,還諮詢了雜誌社的內部人員,因為她曾經拜訪過不同營地,對夏令營非常了解。聽她們介紹說,在拜訪其中一個女生營時,跟營員們一起度過了一晚,讓她們感觸很深,甚至哭了。問其原因,她們說營地溫馨放鬆的氛圍,觸動了內心最純真、自然的本性。雖然她們都是華人,但有的是從小就接受西方教育,有的是在中國大陸教育體系下長大後才移民的,但大家都有相同的感受——找到了自己的天性,而這正是我最想要給予孩子的。

我們來加拿大時,女兒十歲。她應邀在教育委員的選舉會議上表演古箏,因此我有機會以陪同的身份聽到了候選人的演講(平日工作忙碌,不會主動把參加這類會議安排進日程中)。一位演講人說:「教育是讓孩子成為自己,而不是讓孩子成為我們希望他/她成為的那種人。」對此我頗為感觸。

女兒從小活潑、自信、充滿創意和靈性。她在國內就讀的是很好的小學,學校將課堂組織得非常有序,一環套一環,孩子們在課堂上也表現得非常認真,但遺憾的是,課堂上幾乎沒有給孩子留一分鐘自己思考的時間。孩子就像一個在工廠流水線出來的産品,或是一個被造型的盆景。孩子就這樣從小到大被「造型」十幾年。即使這種「造型」的外在束縛被解除後,孩子也不可能恢復到自然生長的狀態了。在這種教育下,我感到女兒的靈性漸失,盡管她成績優秀。

來到多倫多,突然外在的環境都變了,當原來已成習慣的學校強化的約束和要求一下子消失後,加上語言和文化上的障礙,讓孩子一開始時很失落,非常懷念國內,甚至還努力想回到曾經熟悉的教育機制中去;平時也不願跟我們有更多的交流。

我於是開始勸說女兒參加夏令營,她第一年說「明年」吧,等英文好點再去;第二年說必須找一華人孩子同去,最後也因為沒找到而沒有成行;第三年在沒有朋友同行的情況下,她終於同意了,而且選擇的是一個為期兩週的住宿營。

我們按照營地提供的清單,跟孩子一起準備了需要帶的個人物品。我們還曾擔心是否帶太大的旅行箱會被人笑話。結果開營那天,我們將孩子送到指定地點,看到其他孩子帶的形形色色的行李箱,還有像中世紀人用的紅色木箱上旅行車的。

女兒在營地期間,第一週我給她寫了一封散文似的信,大意是讓她用心體驗造物主賜予我們的大自然;第二週通過營地的內部系統給她發了封郵件,卻石沉大海,讓我們有點擔心她的營地生活是否愉快。

兩週很快就過去了,我和先生駕車三個多小時去營地接她,當我們見到她神態詳和而快樂時,內心的擔憂馬上煙消雲散。她一路上非常開心地和我們交流營地生活的點點滴滴,一直不停的講到家,到家後還意猶未盡。當然也少不了與她的朋友和同學分享。

女兒開心了,感覺她的自然天性在復甦。當然女兒的變化不只這一點,很多用語言難以形容。女兒從夏令營中收穫如此之大,真高興!女兒的收穫也是就作父母的收穫。當然別人的體驗永遠是故事,親身的體驗才會成為自己成長的一部分。

 

孩子說:

一生必須去一次,一次都不夠

在真正去過加拿大傳統夏令營之前,千萬不要讓任何觀念左右了你的想法。沒有親眼看到、親身體驗,是絕對想象不出來的。

都說重要的事情說三遍,但媽媽勸我去傳統夏令營起碼幾十次了,但我還是沒把這當個重要的事。媽媽在2013年初看了《夏令營指南》雜誌,于是對那産生了一種憧憬,想盡辦法把我「塞」進去。我當初十分排斥,因為剛來一年不到,英語不好又不善交際的我感覺還沒準備好,想給自己留點時間,於是就年复一年地推延。

2014年跟一幫中國朋友去了個住得像酒店一樣的所謂的夏令營,留下了一種和呆家裡沒啥區別的體驗。這個觀念給我之後參營製造了許多障礙,也給媽媽製造了更多障礙。回來後承諾來年一定要參加真正傳統夏令營。2015年3月,媽媽拉我去夏令營展會,讓我當天就自己擇一報名,我當時都懵了。最後決定去一個有百年歷史的女生營,聽媽媽說這是個讓兩個雜誌社的姊姊感動萬分的營地。

我的營期是6月底開始,為期兩週。參營前我的心情是:既然已經決定了,就沒什麼好糾結的了。其實我是一個慢熱的人(媽媽說的),而且很懷舊,出國後一直留戀中文,沒專門去學英文,口語特別爛,甚至有時別人問我「How are you」時,我還要愣一會才含糊不清地回答。

坐了三小時的車,一到營地我就震驚了,彷彿進入了一個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:住的地方是靠湖邊的可住4~5人的小木屋,滿屋的自然光,早上起來特別溫馨。營地基本沒有電,也沒什麼電器,並且不許帶手機,讓我覺得真的回歸了自然。暖洋洋的營地,和善的夥伴和教員,根本不用擔心溝通障礙,因為即使你不主動說話,大家都會來找你說話、邀你同樂。每個小屋配兩個大姊姊來帶我們,她們有的高中快畢業了,有的上了大學,都在營地呆了八年以上。很多人都說,是從她們媽媽那一輩傳下來的傳統,每年都來。

營地每天安排六個自選項目,共有十幾個項目可選,有很多都是我以前沒接觸過或很難接觸到的活動。

說實話,我充分展現了我的慢熱性格,去的前幾天感覺人生地不熟,掰著手指數回家的日子。後來參加了營地安排的一次小旅行,十幾個人劃兩個小時的獨木舟船,到千島湖其中一個小島上住了三天兩夜,自己搭帳篷煮飯;爬山涉水、叢林探險……最特別的是不許佩戴手錶,不知道時間,完全就是一種野外的生存體驗!

返回營地後,我還是在掰指頭數日子,不過這次想的卻是「天哪,快要回家了,沒多少時間玩了,怎麼辦呐!」

之後有一天名為DUO的體驗,讓我終生難忘。就是兩個營員組隊,營地員工開船把我們倆「扔」到一個小島上自己呆一整天(八個小時)。我和隊友在仔細分配食物時,湊過來幾只可愛的花栗鼠和松鼠,它們一點都不怕人,探著腦袋問我們要吃的。最後我把腳泡在湖裡,仰面躺在石頭上,把包蓋在臉上,這樣曬太陽,溫暖又清涼,真是「爽爆了」。

在那小島上我感到特別寧靜,是一種心理上的平靜安寧——只有潺潺流水聲、喃喃鳥鳴和風吹過樹葉的聲音,我彷彿聽到了大自然的靈魂。我的心靈也隨之淨化。

營地裡還有煙花表演,有整個營地的篝火晚會。我還知道了很多加拿大的文化,甚至第一次了解到有多少種沙拉醬、哪個最好吃,什麼食品泡著牛奶好吃,什麼菜要放什麼調料……就連吃飯也會做個小遊戲,決定今天誰收拾桌子、餐具。所有事情都是需要自己獨立處理(當然可以請求幫忙),但是組團時又需要我們變成一個整體,每個人都必須貢獻自己的力量。

在營地最後一天,我在半夜醒來,出到屋外仰望天空,滿目繁星,我居然看見了銀河!特別美!特別美!特別美!(重要的事情說三遍)此情此景一直在我的夢想裡,但卻成真了!

在營地的經歷真是豐富得難以盡訴,因為那些美好都是難以言表的,只能親身體會。一句話描述我的感受——去一次就是一次淨化!媽媽說我回來變化好大,去的時候光收拾箱子就花了一天,回來時突然感覺到時間很珍貴,用了不到15分鐘就把所有東西都整理好了。夥伴們,真的別猶豫了!別讓英語不好的借口,阻礙了你接觸人生中的美好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